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梁启超鲜为人知的第二任妻子 一生任劳任怨 3个院士都

发布日期:2020-08-13 03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梁启超鲜为人知的第二任妻子 一生任劳任怨 3个院士都是她培养的

梁启超的生命中有三个重要的女人:两位夫人和一个红颜知己,第一位是他的原配夫人李蕙仙,两人一起经历过清末民初政坛、文坛的惊涛骇浪,她总是给予梁启超鼓励和安慰,梁启超对这位夫人特别尊重,当时没有把红颜知己何蕙珍娶进门,就是因为顾及到了这位原配夫人的情绪。至于梁启超的第二位夫人,虽然被提及的比较少,但确实是一位伟大的女性,梁家出去的3位院士都是她培养的。

梁启超的第二位夫人姓王,她没有大名,就叫来喜,王桂荃这个名字是梁启超给她取的。王夫人在梁家有不可替代的作用,其重要性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李夫人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一直隐藏在幕后,在各种有关梁启超的历史文献、年谱传略、日记书信中,她的名字从不被提及,只有在《梁启超年谱长编》和他写给孩子们的书信中,我们才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,在这里,她常以“王姑娘”或“王姨”的身份出现。

梁思成夫妇和王桂荃

最早向社会公开王夫人真实面貌的应该是梁思成,据梁思成介绍,王桂荃的家乡在四川广元,童年生活十分悲惨。家中只有几亩薄田,全靠父亲的辛勤耕作,一家人才能勉强度日。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继母相信算命先生的胡言,说她命硬,克父母,经常虐待她。四岁那年,父亲又不幸暴病而亡,无依无靠的她,被人贩子买去,几年间就被转卖了四次,最后来到李端蕙的娘家。光绪二十年(1894年),李夫人回家探亲,见她聪明伶俐又很勤快,就把她带到梁家做丫环。

王桂荃大约生于光绪十一年(1885年),比梁启超小十二岁,比李夫人小十六岁。她到梁家以后,和一家人相处得都很不错,很有人缘,并深得李夫人的信任,王桂荃掌管着全家的日常开支和钥匙,她在梁家的地位也是很不一般的。

王桂荃成为梁启超的第二位夫人,她为梁家所生的孩子中,有六个(梁思永、梁思忠、梁思达、梁思懿、梁思宁、梁思礼)长大成人。孩子们称李夫人为“妈”,称王夫人为“娘”。但在李夫人生前,梁启超似乎很少在公开场合提到王夫人,他在写给梁思顺等人的家信中,常常称“王姑娘”或“王姨”。然而他又说,王夫人“是我们家极重要的人物”。其重要性或在于她所具有的多重身份,她既是孩子们的“娘”,又是梁氏夫妇的佣人,按照传统的伦理规范,她不过是丫环收房做了“妾”。

但梁家是个具有现代思想的家庭,梁启超也不是封建大家庭的老太爷,这使得王桂荃有可能成为其丈夫不可缺少的助手和伴侣。平时,她帮助李夫人料理家务;梁启超出门在外,则往往由她随行帮助料理生活。李夫人去世后,梁启超也身患重病,他更离不开王夫人的照顾,那些年他写给几个孩子的家书,几乎总是提到“王姨要来干涉了”,只好停笔休息。

王桂荃,身后是梁思礼

王桂荃这个人虽然出身低微,但品性非常高尚,梁思成称她为“很不寻常的女人”。她的不寻常首先表现为坚韧、耐劳、上进,又具有包容性和同情心。她既是李蕙仙的得力助手,又是她各项意图的忠实执行者,也是家庭的主要劳动力,并负责家务方面对外联系。

遗憾的是,梁启超过世太早了,我们无缘看到他再为王夫人作一篇《悼启》或《告墓文》,以此来表达他对这个女人的感激之情。这么多年,他都找不到机会把自己深藏在心底的这种情感表达出来。他一生写了那么多的文字,总有上千万了,却没有一个字是写给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这个女人的。这对王桂荃颇有些不公。

梁启超墓园中的母亲树和碑文

梁启超不幸去世,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王夫人的肩上。当时,除了思顺、思成之外,其他几个孩子都在上学,学业尚未完成,而主要收入来源却没有了,家庭经济状况迅速恶化,在这种情况下,她竟然能够艰难地支撑起这个家,把每个孩子都培养成人,真是人世间的一大奇迹。梁氏的9个子女多从事科学工作,并涌现了三位院士:建筑学家梁思成、考古学家梁思永、航太专家梁思礼。

几十年后,梁家的子孙在梁启超夫妇墓东侧稍后的位置新立了一块卧碑,并在墓碑之后栽种了一棵小松树,此碑题名即为“母亲树”,也算给了王桂荃一个应有的位置。